2014年05月21日

押宝移动端、用疯狂收购来吸纳开发人才、乐观主义、听从直觉忽略

  押宝移动端、用疯狂收购来吸纳开发人才、乐观主义、听从直觉忽略数据... 这样的梅姐能否拯救雅虎?

  她在一年前就知道自己接手的是硅谷最大的烂摊子。过去十年的雅虎在一连串失败的产品策略和领导力下过得可谓无比艰难:从创立初期的在线词典转型到Tim Koogle时期的门户网站,再到Terry Semel时期的技术公司,最终成了Carol Bartz和Scott Thompson治下的互联网废墟。对于雅虎来说,那是逝去的十年。

  去年夏天Marissa Mayer从Google离职加入雅虎时,整个硅谷都流言四起。3600万美元(2012年)外加股票的薪资组合是如此诱人,但是我们的梅姐坚持表示是这个难得的机会带来的挑战使她充满了热情。

  Mayer对雅虎总裁这个职位的追求完全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当与雅虎董事会会面时,她甚至对自己的司机使用了密语,称这是“project cardinal”。会谈结束后,Mayer和她的投资人丈夫Zachary Bogue去参加了一个晚宴。席间,她就没停止过查看手机,因为董事会会在8点左右做出最后决定。当时的她一心认为是时候离开呆了10年的Google了。“我看见了一个机会,”Mayer说,“我还有许多想法。”

  到了9点45分,Mayer的手机还是没响过,她有点沉不住气了,并不停地向丈夫暗示要离开宴会,而她的丈夫正跟旧金山49人的四分卫Joe Montana聊得不亦乐乎。不过最终Mayer还是接到了梦寐以求的电话,出于礼节,她让Jim Citrin – 雅虎的合作招聘经理把消息留到了语音信箱里,“Marissa,你应该和我们一样感到高兴。尽快回我电话。”

  如今的Mayer习惯坐在URLs——雅虎自己的小餐馆里为这家全硅谷的人都认为没有未来的公司策划未来。每周一次的FYI信息同步会议上,她都会带着自己的团队坐在这里回答员工们的问题。相对于不太理想的第二季度营收报告,Mayer更喜欢把注意力转移到web访问量上,她表示得到显著提升的访问量足够把过去三年所挖的坑填上。“给我举个另一个做到这点的公司,这可是个非常好的信号”,Mayer说。

  她在一年前就知道自己接手的是硅谷最大的烂摊子。过去十年的雅虎在一连串失败的产品策略和领导力下过得可谓无比艰难:从创立初期的在线词典转型到Tim Koogle时期的门户网站,再到Terry Semel时期的技术公司,最终成了Carol Bartz和Scott Thompson治下的互联网废墟。对于雅虎来说,那是逝去的十年。

  虽然来自阿里巴巴的因素占了很大一部分,但自Mayer接手以来,雅虎的股票上升了75%是一个事实。“我希望有一天移动业务成为雅虎最主要的经济来源。”Mayer表示,她希望把这家公司打造成移动时代的媒体公司,更有个性的email、信息、新闻应用和量身打造的适地性服务以及实时在线体验将成为主流。 为了让公司更加灵活,Mayer还成立了名为PB&J的内部在线系统,使得员工能够自由地评论公司在管理和组织方面的缺陷。

  在这样的领导下,雅虎发布了饱受市场和业界好评的Yahoo Mail和Yahoo Weather应用;人员流失率(包括跳槽员工在内)也在第二季度下降了59%。雅虎的合作伙伴Ben Ling说:“Marissa在雅虎做了两件事:让公司对高级人才具有吸引力和打造有用户粘着力的产品。”

  但股东们仍在期待更有说服力的变化,即在搜索领域和图像广告方面的收入增长。雅虎在第二季度的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了7%,作为对比,Facebook和Twitter在迅速增长;Netflix、Hulu和亚马逊的Prime Instant Video成了在线电视网;Google和Facebook则瓜分了展示广告市场。作为门户网站的雅虎不再是用户获取信息和娱乐的主要来源,人们在这方面已经习惯于多样化的服务。

  雅虎的高层依旧对未来充满了希望。Kathy Savitt,雅虎市场部总管甚至不把目前苦苦挣扎的雅虎的目标叫做逆袭,“我们把这称为复兴,因为雅虎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品牌之一。”而在Mayer看来,智能手机的出现正是对雅虎有利的一张牌。她说:“人们想要在手机上看见的是内容,而内容就是Web传递的另一种形式。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所有的领导都是。”

  Mayer很早之前就意识到公司的命运与移动设备息息相关。但雅虎不会去追求诸如语音识别、信息或地图技术方面的突破,因为Google出身的她是在太过清楚雅虎在这方面与Google这类先行者的差距以及此类技术的研发成本了。

  当Mayer以此为准绳重新调整公司航向时却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应用开发方面的工程师严重不够。事实上,雅虎早在大约10年前就成立过一支移动技术团队,但这支队伍陷入了创新者的困境:彼时的雅虎以传统web服务为绝对核心业务并享受着巨大成功,公司不愿进行任何有损于传统业务的尝试。这支团队在2009年随着领导层的变更而解散,大部分工程师最终都离开了雅虎。

  作为实现雅虎复兴计划的前提之一,Mayer重建了一支移动开发队伍。该队伍的首领是41岁的Adam Cahan,他创立的公司IntoNow在2011年被雅虎以2000万美元收入囊中。Cahan的目标是:“建立一直全球最大的移动软件开发队伍,以雅虎的主流web业务为基础开发应用程序”。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Cahan表示,这对雅虎来说是个很重要的转变,因为用户将取代资产负债表成为产品的中心。

  Cahan要面对的挑战也是人手上的不足,年轻而又稀少的移动软件开发者通常不会在生涯早期就将简历投给雅虎这样挣扎中的大公司。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ayer和Cahan决定用钱去买人才,除开付给Tumblr的11亿美元,这个疯狂的购物二人组还花了2亿美元收购了19家初创公司。熟悉雅虎收购计划的两位匿名人士称,每一起收购之后都会有工程师和雅虎签下2至4年不等的工作合同。

  Cahan领导的移动和新兴产品部门目前已经有超过330名成员,并在纽约和旧金山等地设有主要办公室。Mayer对这个部门青睐有加,她下令对Sunnyale的办公室进行装修,与公司里其他沉闷的办公室布局不同,新的办公室有着像Google那样的工作环境。不仅是办公环境,这个部门的员工在工作方面也会收到高层的额外照顾,Mayer会亲自督促工程师们加快研发速度或者开拓思路。Mayer的工作风格也独具一格,很多时候她总是听从自己的直觉而忽略数据。根据移动开发小组的资深主管Lee Parry回忆,Mayer曾告诉工作人员:“就算我们有一把尺子,也没必要把所有东西都量上一遍。”

  过去的几个月里,Cahan的部门也算颇有建树。他们发布了新的Yahoo Mail、Weather、Fantasy Football和Flicker照片分享服务,同时还有结合了初创公司Summly的Yahoo新闻阅读软件。根据雅虎官方的说法,Yahoo Mail、Yahoo Weather 和新闻阅读软件在经过重新设计后分别吸引了额外120%、150%和55%的使用量。“我们很清楚外界会有质疑的声音,”Parry说,“但是正在好转的事态给了我们信心。这是Marissa最擅长的,她总会给我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

  Mayer迫切需要像Parry这样的信徒。除了大量找人之外,她还开始把资金转到曾被前任CEO Thompson大幅削减的研发机构去。Mayer表示今年会为这个实验室补充50个博士(目前已有30个)。此举很大程度上源于Mayer对搜索市场的看重,她认为搜索还远远没有到达最终形态:“这相当于17世纪的物理学和19世纪的生物学,在达到今天的高度之前,人们走过很长一段路。现在,人们可以用移动做很多事情,而用户体验也就成了雅虎的重中之重。”

  其实,除了上述的人才短缺问题之外,雅虎在实质性技术或内容的掌握上也远不如业内其它公司。它既没有像苹果、Google、三星和Amazon那样控制某个操作系统或者生产热门设备的能力,也没有Netflix和HBO那样丰富的内容来吸引用户。所以像Yahoo Weather这样炫目的app在上述竞争者面前也就不免成了消费者一时兴起才会去用的奇技淫巧而已。

  Mayer认为和其他公司进行合作,在它们的平台或设备上推行带雅虎标签的内容才是真正的出路,比如iPhone上的原生股票应用。Mayer正做着这方面的努力,今年4月份,雅虎就买下了NBC著名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视频存档的网上播放权。

  最后,雅虎还需要一个有效的盈利模式。没错,人人都知道雅虎要通过广告来赚钱,前提是其倾力打造的免费app能够在市场站稳脚跟。即便雅虎做到这一点,在移动广告服务方面它也已经落后对手太远。根据Macquarie Securities分析师Benjamin Schachter的估计,雅虎的移动广告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例还远不到10%。而它的对手们,以Facebook为例,Facebook曾透露总营收的41%来自手机端广告,该消息宣布当天公司股票就上涨了30%。

  Mayer是个十分有意思的人,开蛋糕店、在旧金山慈善圈里大出风头,花6万美元和她最喜欢的设计师吃饭甚至是YouTube上的她那直冒傻气的笑声合集等等,无一不为她个人以及雅虎带来公众的关注。不少人认为她是雅虎的“啦啦队长”,但公关从来不是她所关心的,雅虎的工程师们才是。

  雅虎的营收在2008年时曾到过72亿美金的高峰,过去的12个月里,这个数字是48亿。“我很清楚,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Mayer在URLs咖啡厅站了起来,在信息同步环节开始前对员工们说:“目前为止,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你们知道我很乐观,但如果让我回到7月把这一切重复一次,我却不敢打包票我能做得这么好。”

  Mayer有一个表面上八杆子打不着的榜样 – Sarah Hughes,一位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获得花样滑冰金牌的美国运动员。当时没人认为Sarah Hughes会有机会问鼎,但是在所有热门选手陆续搞砸了各自的节目后,Hughes以7个精彩绝伦的三周跳征服了全场。“后来,Hughes表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Mayer说,“她甚至不认为自己能再做一次。这是她生涯最好的一次发挥。”

  这个颇为鼓舞人心的故事包含了现在的雅虎最需要的两个因素:追赶者后发先至和领先者纷纷失误。

  雅虎将扩张研发部门Yahoo Labs,以更好把握未来移动趋势,不排除自己发明移动设备